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正文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
来源: 互联网 2019-01-21 17:41:30

> > 国内财经 > 正文

报告要点

第一,2018年人均GDP已至 1万美元附近,但人口出生率进一步下降:关于历史相似阶段的一些国际比较。

第二,部分工业品产量年末反弹,与多地供暖季限产方案脱离“一刀切”有关。

第三,在基建回升的背景下,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平,逆周期政策的过程初步呈现。

第四,从固定资产投资的结构来看,2019年上半年可能还是会有一个固投承压期。

第五,就业和财政将驱动逆周期政策进一步加码。

第六,汽车零售端同比拖累减小的情况下,消费小幅反弹,这一效应可能在后续两个季度继续存在。

正文

2018年人均GDP已至1万美元附近,但人口出生率进一步下降:关于历史相似阶段的一些国际比较。2018国内生产总值900309亿元,按同期公布的人口看,人均GDP在6.45万人民币左右,按不同的汇率折算方式应该在9500-10000美元的水平。当然,这一GDP只是初步核算数,后续会有修正。按照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核算和数据发布制度规定,年度1c8fGDP核算包括初步核算和最终核实两个步骤。年度GDP初步核算在次年1月20日前后完成,年度GDP最终核实在隔年1月份完成。中国的人均GDP从1978年的150美元左右,逐步增长到2018年的1万美元附近,增长成绩有目共睹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

而值得注意的是同时公布的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,人口出生率为10.94‰,较上年的12.43‰进一步下降。从国际比较来看,这一特征非常像曾经的日本和韩国,日本出生率从12‰向11‰过渡是1985年前后,韩国在2001年前后,对应人均GDP也都是在1万美元左右的历史阶段。

这一国际比较有两点值得关注:第一,人口并非是唯一决定因素,东亚的人口曲线非常类似,但日本和韩国都非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经济体。日本的人均GDP大约在1995年之后才进入徘徊期(在3.8万-4.8万美元的区间20年左右的时间),韩国是至今还在上升期(2017年是历史高点2.97万美元);在《为什么我对未来10年不悲观》一文中我们曾指出,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的轨迹非常像日本、韩国而迥异于南美。10年之后中国会有超过2.5亿人受过高等教育,没有了人口红利之后,中国有“工程师红利”可以驱动未来10年的增长;第二,在经历了跨越阶段后,可能人口最终会成为一个约束指标。在人口增长轨迹类似的背景下,中国经济要警惕日韩在后工业化阶段曾经出现过的出生率过快下降,日本和韩国的出生率目前都到了8‰以下,这会带来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。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0]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1]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2]

部分工业品产量年末反弹,与多地供暖季限产方案脱离“一刀切”有关。工业增加值在12月同比增长5.7%,快于上月的5.4%,略超预期。这还是在汽车业工业增加值在本月负贡献继续小幅扩大的背景下。一些工业品的产量反弹比较关键。

水泥12月产量同比是4.3%,快于11月的1.6%和1-11月的2.3%。焦炭12月产量同比是4.9%,快于11月的1.9%和1-11月的-0.1%。平板玻璃12月是10.2%,快于11月的5.8%和1-11月的1.2%。生铁、粗钢、钢材、有色这些在12月基本维持了11月的反弹增速,仅有小幅下降,以十种有色金属为例,11月和12月产量同比分别为12.7%和10.0%,而1-10月是4.4%。

这些工业品的产量反弹,一则可能和基建启动预期有关;二则与环保弹性执行更有关系。经济参考报《多地供暖限产方案脱离一刀切》指出,“作为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的首个攻坚期,今年秋冬季多地高排放行业错峰生产方案脱离了以往的一刀切模式,规定更为细化具体,以污染定企业开关。目前钢铁、焦炭等开工暂无明显受限,再加上企业提前备战,今年错峰限产影响大概率低于预期”。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3]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4]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5]

在基建回升的背景下,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持平,逆周期政策的过程初步呈现。第三产业口径基建累计增速从3.7%反弹至3.8%,对应全口径基建(包含电力)增速从1.5%反弹至1.9%,隐含的单月基建增速从2.9%进一步上升至6.5%。换句话说,全口径基建增速1-10月为1.3%,11月为2.9%,12月为6.5%,这一过程就是逆周期政策加码的过程。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6]

从固定资产投资的结构来看,2019年上半年可能还是会有一个固投承压期。目前固定资产投资(FAI)的结构是制造业持平,房地产投资回落的0.2个点恰好由基建对冲掉,整体FAI持平,本月持平于上月的5.9%。考虑到2019年H1一则会面临房地产的高基数(去年一季度新开工的基数是17%),新开工抢节奏后的均值回复(本月新开工累计增速继续惯性上升至17.2%),以及销售回落带来的现金流压力(销售在9月以来一直在负增长到0增长附近);二则会面临制造业投资的内生放缓(制造业投资滞后于营收,见我们年度报告《峰回,路转》),即使有基建对冲,FAI可能还是会有一个继续的放缓期。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7]

就业和财政将驱动逆周期政策进一步加码。城镇调查失业率12月又重新回到4.9%,比上个月回升0.1。如果我们用长江商学院企业经营状况指数(BCI)中的企业用工前瞻指数来看,12月进一步下行至54.71,这一指标自2月77的年内高点出现后一直震荡下行,9月开始加快。目前出口只是第一个月负增长,随着2019年上半年出口产业链的进一步下行,就业压力可能进一步加大(见我们报告《出口、就业和逆周期政策》)。财政是压力另一端,2018年10月和11月的财政收入、税收收入皆是负增长;而2019年又面临减税和扩大财政支出的需求。就业和财政将驱动逆周期政策进一步加码。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8]

汽车零售端同比拖累开始减小的情况下,消费小幅反弹,这一效应可能在后续两个季度继续存在。消费反弹0.1个点至8.2%,主要贡献之一是来自于汽车零售的降幅收窄1.5个点。我们估计汽车零售端同比收窄托动消费的效应在2019年H1将继续存在。其余项目则好坏参半,燃油、金银珠宝、建筑装潢下降;烟酒、家电、日用品回升,这些波动很难看出存在趋势性。

郭磊:人均GDP近万美元 人口曲线似日韩[9]

核心假设风险:外部环境变化超预期;中美贸易摩擦超预期

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!戳下面按钮转发吧!

壹邦在线 Copyright @ 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